产品展示

    主页 > 产品展示 > 从我离家至今我们只见过三四次吧

    从我离家至今我们只见过三四次吧

    时间:2017-04-18 17:05
     
     
           老同学:刚才又梦到你了。
           几十年来,记不起这是第多少次梦到你。
           梦中的你虽然不象以往梦中的你那样高傲,拒人以千里之外,但仍然还是若即若离。
           梦中的你和记忆中的你长得不一样,有些黑瘦。你答应在我家吃早餐,妈妈说吃饺子吧,奶奶煮饺子,妈妈陪着你喝牛奶
     
    ,我忙着洗酒杯。你去接电话,通话中很热情,是一个很熟的名字,醒后想不起来了。
          你和妈妈聊天,谈你的工作生活,你说你父母要求很严格,不许经商,不许从政不廉洁等等,
          妈妈说你一直很老实,连玩笑都开不得,在聚会时,小敏跟你开玩笑,学蔡明的小品,对你说“抱抱”,你都脸红。
          吃了饺子没有?记不起来了,好像还没吃,就醒了。
          几十年的记忆早已经模糊,从我离家至今我们只见过三四次吧。
          70年:我回家探亲,特地回固显去看你们,我带了糖山楂还有什么,我们在同学家聊了一会儿,你就匆忙走了,不知道这
     
    是真事还是梦境,真的搞不清了。
          也是这次探亲吧,我从固显回姥姥家的路上迂到你和同学放学回家,天黑了,几乎看不清脸,互相打了招呼,不知道这算
     
    不算一次见面。
           81年:我回家探亲,很想见到你,那会儿通讯极难,听说你在公社上班,我去找你,才知道你已经调到县教委,我到总机
     
    央求了半天,人家才同意我用电话,终于联系上了。
          我和新爱去几十里外的县上看你,你正在开会,散会后匆匆一见,天就快黑了,我们骑车摸黑回家的。
           应该是第二天吧,你到我家,好象还带了很多水果,在我家姨夫陪着你吃饭,我代你喝酒,怕你喝酒后没法骑车。饭后咱
     
    们去固显看胡老师,与学校的老师们一起吃饭,挺热闹的。
           后来,咱们通过几封信,记得有一封信你用了李商隐的《夜雨寄北》:“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。何当共剪西
     
    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……”
           从此,再没见过面。也再没有联系。
           后来,我写了《家乡的荷塘》,结识了一位小老乡才女,她热心地给了我您的电话。
           我给你通了几次话,也发过短信,但你没回,新爱说你不会发短信,是这样吗?
           前天和妈妈聊天,说到你,妈妈说你学习成绩好,懂事,很得老师们喜欢。说咱俩的作文在学校出了名。这让我想起来了
     
    。当时同学们喜欢攒好作文,买大张的白纸裁成十六开大小,装订成厚厚的本子,本子的封面上写着《优秀作文集》。老师说谁
     
    的作文好,就借来抄到本子上,在作文题的下边写上“作者 xxx”,我的本上你的作文最多,很多同学借不到你的本子,就借我
     
    的转抄。
          那些本子都去哪了,留到现在多好!
     
    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生活又回到了以往的状态